爱上灵异网

山村鬼事

分类: 短篇鬼故事  时间: 2021-03-08 11:05:31  作者: 爱上灵异网 

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从山林里的坟山路过,也没看见什么,回家就发起高烧,打针吃药好几天不见好,就是烧了退退了又烧。一个老人说:“去何仙姑那里看看呗!说不定能好!”

何仙姑是远近闻名的神婆。她坐在竹椅上,双腿不停地抖动,嘴里打着哈欠,拿着点燃的三支香在男孩头顶上绕着圈圈,嘴里念念有词,然后一边对男孩妈妈说:“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,男的,三十几岁,个头很高,坟地应该在东北角……”又包了一包的纸钱给男孩妈妈,告诉她在山脚下的十字路口烧了。说来也怪,当晚就退了烧,连着几天也没有再发烧。大家讨论着是谁家的死鬼,一个女人用眼神扫了一下张英兰的家。大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。

此后,便有多人在天黑时下山看见有黑影在坟地里晃动,于是更加议论纷纷起来。

张英兰提着一桶衣服去河边洗,河边的青石岩石板蹲着一排洗衣服的女人,老老少少的有说有笑。看见张英兰过来,忽然全部噤声,只埋头搓衣服。张英兰扫了他们一眼,也蹲下洗衣服。洗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了,大家都没有说话。

张英兰把最后一件衣服拧干扔进桶,提桶走人。走出有那么远,那些女人就叽叽喳喳起来。

虽隔得远,但张英兰耳朵尖。隐隐约约还是听到几句:“十多年了,早就投胎去了,哪里还会出来害人……”“是鬼就会害人,管他生前是不是好人……”越是年轻越煞气重……”张英兰强忍住眼泪匆匆回家。

傍晚,那边茂密的山林传来女人的尖叫,随即从树林里跌跌撞撞跑出一个女人,一路狂奔进了村,一面哆哆嗦嗦地喊着:“有鬼啊!有鬼啊……”大家正在吃晚饭,听见喊声大家都出忙拦住她问: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女人吓得脸色苍白,语无伦次:“我看见刘……刘德生了,他……他从坟坑里面站了出来……”

张英兰过来推了她一把:“你胡说!”另一个老妇人拉着那女人的的手说:“别怕,慢慢说。”女人就着老妇人的手镇定了一下,说:“我白天在山那边除草,走的时候拿了菜忘了拿镢头,就回去拿。走到坟地的时候,……”说到这,她咽了口唾沫,又死死地抓住老妇人的手,继续说:“我听见那一片坟堆里有声音。突然就看见有人影子闪动,我想着谁在草地里解手呢就大喊了声‘谁’,然后我看见有一点火光闪了一下,接着一个黑乎乎的人从坟坑里站了起来,我吓得魂都丢了,就跑回来了。”

张英兰过来质问他:“黑乎乎的影子,凭什么说是我家德生?”

女人气怯地说:“我记得你家德生的坟就在那个地方,而且那黑影的个头和体型跟他一模一样。鬼是看不见脸的。”张英兰气急:“你不要胡说!”上前又要推搡她。英兰的儿子小胜赶忙上前上前拉住,儿媳妇上前说:“坟地里那么多死人,凭什么说是我爸!”眼看要起冲突,众人忙拉开了。

张英兰激动地说:“你们都说看见我家德生,我现在就去山上看看。”儿子儿媳赶忙上前拉住,苦苦哀求母亲回家。

张英兰回家也没吃饭,直接进房间关上门,隐隐能听见哭泣声。

小胜长叹了口气说:“爸去了十多年,她也没走出来。”媳妇说:“让她哭会儿吧!妈可怜!”小胜红了眼圈:“只怪我爸对她太好,但凡有半点不好,我妈也不会这样!”

过来两天,又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放的牛不见了,看见天还没怎么黑,壮着胆子到山上找牛。找着找着天不知不觉就黑了,突然看见一个黑影从坟堆里站了起来。吓得没命地跑回家,一进门就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。直到第二天才清醒过来。她是个多嘴婆,满村嚷嚷开了,说看见的鬼就跟刘德生生前一模一样,叫大家天黑一定不要去山上,恶鬼会索命。

张英兰怒气冲冲地说她:“你胡说,我家德生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就是变了鬼也是好鬼。”

多嘴婆低头说:“但是好几个人都看见了呀!鬼是会吓人的。”

张英兰哭了:“我家德生要见也是见我,你们算什么……”她本来想说“什么东西”,忽然觉得骂人不好,说到“么”就突然刹住了。

张兰英一路哭着小跑来到坟地,扑倒在坟堆上大哭:“德生,人人都说看见你,你现在出来看看我呀!你走了十多年,丢下我一个人,你从来只对我好,这次为什么要这样狠心,让我孤苦伶仃地活在世上……”

忽然听见窸窸窣窣,只看见后面的坟坑里突然闪过一点火光,接着又钻出一个人影,慢慢站了起来。张英兰擦了擦眼泪,天已经黑透了,只能看见一个黑糊糊的影子,看身形真的像德生。

张英兰扑了过去,哭喊道:“德生是你吗?德生?”那黑影见她扑过来,一下子又钻了进去。张英兰扑了个空,对着坑哭喊:“德生,你不想见我了吗?我是英兰啊!德生,我是英兰啊……”

早有人跑去告诉小胜,说你妈跑坟地去了。小胜飞快地跑进山。看见母亲正在一个坑边用手拼命地挖着泥,一面喊着:“德生……德生……”

小胜忙过去拉她,张英兰慌乱地说:“小胜,我看见你爸了,他就在这里,他看见我躲起来了。”小胜忙拖着她起来:“妈,你不要疯魔了!”

张英兰忙争辩说:“是真的,我看见了,是你爸的身影……”

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小胜来到山林,他四周仔细地看了一圈,突然看见一个老坑里有新挖出来的土,一个打火机在地上,他蹲下用手捏了捏泥土,沉默了一会,起身拍拍手,下山回家了。

过了一天,晚上八点多的时候,三辆警车悄没声息地开进了村子,下来七八个警察直奔山林。呆家的村民忽然听见嘈杂的声音,忙出来看。只见警察押着两个男人从山林走出来。大家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是不是抓到贼了?警察把戴着手铐的犯人推进了警车,说:“这两个人在山上盗墓。”

人们疑惑地看着警车“滴嘟滴嘟”呼啸着走了。

一个男人对上次那个见鬼的女人说:“你上次见的鬼是他们吧?”女人偷偷斜了张英兰一眼,低声说:“应该不是……”

夜里,小胜刚睡着,媳妇突然一个翻身,说:“你去看看妈在不在家?”小胜睡得糊里糊涂的,一时没明白过来,媳妇说:“我一直听见妈房间里有轻微的哭声,现在突然没有声音,你快去看看。”小胜一听,鞋都没穿就冲到母亲门前,叫了几声没人应,推门一看,没人。

张英兰坐在丈夫的墓碑前,絮絮叨叨的说着话。月亮爬上树梢头,月色清朗明亮,洒下一地的清霜。

张英兰摸着墓碑上的字,说:“德生啊!我又来看你了!你总也不来看看我,人家都说走了的人会入梦里,可是我总是梦见你最后的身影,你拼了命把我推出来,拼了命叫我快跑,你自己却被泥土埋了。山体滑坡也只是把房子压了。咱们有力气,房子没有了可以再盖,可是你没有了我要房子做什么?德生,你来看看我吧……”说着泣不成声。

忽然听见有人轻轻喊了声:“英兰!”张英兰侧头,看见一个人站在身边,是德生,真的是德生。张英兰不敢置信地站了起来。他还是那个样子,那天穿的就是这件白衬衫,一点也没变。

张英兰握着他的手:“你的手好冷,你冷吗?我脱衣服给你穿。”说着就脱身上的外衣,德生忙给她穿上:“我不冷,你穿着。”

张英兰说:“村里人说你总出来吓他们。”

德生说:“他们胡说呢,我出来也只是想见你,见他们做什么!”

张英兰悲泣地说:“德生啊!你走了再也没有人对我好了,你带我走吧!我不想一个人活着!”德生摸着她的头:“你傻啊!我拼了命就是让你活着,你若跟我走我不是白死了,小胜是个孝顺的孩子,他会像我对你一样好。答应我好好活着,好好过日子。你要过得好,才对得起我,知道吗?”

张英兰哭着拉着丈夫的手点点头,眼泪低落在手上。德生说:“你看,小胜找你来了。”张英兰回头,看见火光山下隐隐错错的灯光往山上来。听见有人在喊“妈……妈……”

张英兰再回头,德生不见了,急得大喊:“德生……德生,你不要走……”

小胜和几个村民举着灯找过来,小胜看见妈妈蜷睡在墓碑前的草地上,嘴里不停喊着父亲的名字。

小胜大惊:“妈!”小胜媳妇赶忙扶她起来:“妈,你怎么能睡在这啊?草地这样凉湿,会生病的。”

一个村民小声地说:“半夜敢睡在坟地,真是胆大!

张英兰抑制不住嚎啕大哭:“你们怕的鬼,是我日日夜夜想见的人啊!

小胜跪下,抱着妈妈的头哭了:“妈,咱回家……”

猜你喜欢

鬼故事专题